林檎牛乳

我的夏天呀,在枯萎呢。

不善于起名的三则短片

娱乐圈paro

内含太芥,中红
注意!!



“人气最高的cp是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的双黑组合。”

对于太宰搜索着粉丝寄来的礼物和信件最终在众多愿自己和中也百年好合相爱相杀的祝福里只发现了几则送给自己和芥川的,恶毒地开始吐槽中也的身高和转音十分钟之后,刚刚做好了饭从厨房出来解下围裙的芥川给出解释。

太宰没说话,只是示意芥川走到他身边来。

芥川坐到太宰旁,然后被他一下子扑倒在了沙发上。

他抵上芥川的额头。

“咱们两个已经有半个月都没有见面了哦。”
“是的,太宰先生。”
“什么时候改口叫我的名字呢,龙之介。”

每当太宰叫自己名字的时候,总想去吻他的嘴唇,总有带有煽情意味的言语大概从太宰二次出道和自己正式交往兼同居开始。

太宰治,优秀的演员兼歌手,前双黑组合成员之一。
因为高超的演技和歌技,嗯,还有高颜值,受到各种追捧。
在两年前突然神隐,解散双黑。
如今再次更换公司出道的他依旧人气不减。
对太宰而言,唯一的变化是他和自己的学生,芥川在一起了。
当然,这个出柜信息并没有公开。

芥川龙之介,歌手,偶尔出演广告和电影,没有学到太宰的多面演技,在这方面是一字型人才,只会表演冷僻的反面角色,据综艺节目的表现来看是个沉默的人。

对于芥川来说,能和太宰在一起成为地下情人这种事,简直就是恩赐。
太宰先生,无论哪方面都很优秀,就好像神明一样。

虽然同居了,但两个人都很忙碌,接到的通告也很少在一个剧组,能见面的时间也很少,上一个两人共同的休假日是一个月没见面的产物,所以,干脆整整一个晚上都在做爱,做到芥川有种被太宰的东西填满的错觉。

久违的同居带来的是满足感和幸福感,芥川因为腰疼而无法做饭,太宰欢天喜地地跑去厨房,说着什么丈夫应尽的责任之类的话,芥川不说话,心里却很高兴,然后……

“龙之介,你这是害喜吗?”
“……不,太宰先生亲手做的饭……”
“??”

太宰先生无论哪方面都很优秀的话,收回。

太宰低头的亲吻打断了芥川的回想,他们同居的房子在偏僻的海边,基本没什么人来总是安安静静的。

太宰曾经顽劣地将红线缠在自己和芥川的手上,望着那片海,说着有朝一日要这样和芥川死在一起,芥川淡淡地很是认真地回答那真是太过幸福了,太宰就露出了孩童将要哭泣的表情,就像那片海一样。

很美丽很深邃,漫远得令人悲伤。

除了海浪的声音,便是唇舌交织的水声。

芥川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是渴望的,太宰的床第技术也是高超的,每次情事,他都会得到如海潮般的快感,和他的结合会让人淡忘存在。

芥川的双臂勾上太宰的脖颈,他探出舌尖舔舐太宰的耳垂。

“啊啊,变得聪明了呢,龙之介。”

并非想取悦这个人,大抵只是因为爱着他。

“太宰先生……”

太宰在微笑,一如既往的温柔,他的手解开芥川的腰带,却又不紧不急地向上摸去。

“乖孩子……”

太宰的声音好听,甚至到了蛊惑人心的地步,带着些许的情欲,他只想占据身下的那个人。

将半个月的爱与欲给予他。

近乎窒息的亲吻,富有技巧性的抚摸,接下来他的纤弱的身体将会接受自己,柔软的带有褶皱的私处将会吞吐自己,射出的精液会侵占对方的身体,听着发出他高潮时动人的呻吟。

正当太宰想进一步动作时,芥川的手机响了。

尴尬,进而沉默。

海潮声和手机铃声回响于室内。

太宰起身坐着,满不在乎地摆摆手,艺人的电话往往很重要,尽管现在芥川看手机的眼神就像他看着刚刚见面站在太宰旁边的中岛敦一样。

芥川依旧躺在沙发上,他调整了呼吸,一脸怨气接了电话。

“芥川前辈!我是樋口!是这样的,森先生他突然接了一个有点麻烦的节目给您,想让您过来公司一趟……是和中岛敦所在公司合作的一项节目……”

“是的,现在我在家里,等一会儿就到。”

芥川挂断电话,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出门。

“抱歉,太宰先生,森先生的命令不太好拒绝,饭已经做好了,您请用吧。”

走到玄关处,芥川停住了,太宰走到他身后,单手抚摸他的头,靠着对方的身子,这个姿势很亲密,两个人都不太愿意分开。

“小笨蛋,这有什么不开心的,如果和敦合作的话,不就相当于与我在的公司合作了吗……”

“……是的,治。”

呼唤的名字是最真挚的爱语情话。

海潮声依旧,在两个人淡淡一个吻和关门的声响之后也依旧往返复始。

明天,可以见到吧,我可爱的恋人啊。

如此想着,太宰伸了个懒腰。

想干上的没成,真是残念,这孩子这么擅长料理,干脆下次休假就来一次裸体围裙吧。

再次复出的原因太宰谁也没有告诉,也不必有人知道。

太宰笑了起来,面向那片海。

应该算是太宰退隐的时间里,他来到芥川的公寓,刚刚自杀未遂弄得一身湿,他想起芥川的公寓在附近,那孩子和妹妹银未出道时的住处,芥川没有锁门的习惯,总是一副谁爱来来自己可能出了门也不再回来的态度。

太宰在芥川的衣柜深处找到了一件扣子精致的衬衫,他捏紧了那件崭新的衣物,嘴角的微笑逐渐消失。

他想都没想,就利索地烧了那件衣服,带着精致纽扣的干净的白色的衬衫,芥川穿上一定会很好看。

凝视那片灰烬良久,太宰一脸嗤笑。

“很遗憾,已经将军了。”

深爱着,深爱着,其他的一无所有。

“那孩子的心,是我的东西。”

Fin.

 

虽是仲夏,花却不配合夜空的繁华,开得萎靡。

明天大概就会死吧。

窗边吹来的风潮湿的,丝毫无法缓解厌恶的闷热,看着养了一段时间的花,尾崎红叶如是想。

屋内拿来好酒邀请自己的中原中也却自己先喝醉了,这个人啊,酒品和身高都留在了过去,一点没有长进。

聪敏如红叶,她知道的。

太宰忽然的复出,以及与中也投以好感的芥川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而烦恼。
爱也好,恋也好,芥川跟太宰在一起的这件事都否定了中也的那份对芥川不正不当的感情。

“……可恶啊……太宰混蛋……”

那份怒骂简直和要哭出来一样没有区别。

中也嘴里念叨着梦话,红叶看看他,想说些什么,却又是无言沉默。

风吹过,吹起红叶的绸制的艳丽的和服,如同凋零的残花般,有种舞动的错觉。

月光和日光灯的两重照耀下,中也的脸清醒,不禁让红叶吐出一句生得好皮囊。

失恋和再恋是最寻常不过的事了,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去斥责他的权力。

那个人啊,从不会这样啊。

那个人总是温柔的。

虽然我不懂什么是幸福,但和他一起的话,活着的痛苦就会减少。

眼睑好热,含有那个人的梦总是美丽。

这份恋情,如同棉花,沉入其中,柔软得就像做梦。

但又与棉花不同。

棉花击落到现实,至少不会成为令人痛苦的碎片吧。

这份恋情不被众人所接受。

公开谩骂,威胁留言,恶意行为,撕裂了柔软的棉花。

公司的强行涉及,真是让人喘不过来气,对啊,根本就是窒息,不如死掉的痛快感。

留给我的是惨痛的,血肉模糊的未来。

所以,干脆不需要就好了。

我的未来,属于那个人就好了。

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亡。

我是个任性的人啊,任性地选择了良辰美景,任性地准备和我爱的那个人一起踏上死亡的幸福之旅。

那个人总是随着我的任性,那大概就是爱情吧。

其实,
什么是幸福呢?

那也是一种诅咒。

因为总会有舍弃和被舍弃的双方,舍弃我的不是那个人,而是神。

大抵是安眠药的剂量问题,我在医院醒过来,周围只是媒体的摄影设施。

神啊,却是带走的我倾尽恋情的那个人,再也不会还给我。

分明我的悲剧故事,却被世人传唱。

我失恋了,那个人却在恋情中得到了永远。

意料之中,又十分可悲,我的人气恢复了。
而且借助这一悲剧,我的人气可谓是又长一截。

总会有羡慕和心爱人一起殉情的小姑娘,当然,这种共鸣感人人皆有,他们觉得浪漫,大抵也认为能有这种对象的我也很幸福。

我便由时间被迫推动,背负着一副皮囊漂亮地活下去。
至少,粉丝们认为我是漂亮的。

可是,我并不是幸福啊。

我也没有资格啊。

我不懂幸福是什么,那个人也不会理解。
即使出声也无人听闻,即使伸出手也不会有人去触碰。

那便是黑暗中行走的花啊。

终将枯萎,
枯萎在仲夏里,
无论有没有恋情的光。

虽然有窗帘遮蔽,阳光还是明媚得让红叶醒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还身居卧室,盖上了薄被。

想想也知道,是中也干的,这个人一向擅长无言的温柔,就好像太宰突然隐退的那段日子他吩咐芥川去帮他买一件扣子精致的衬衫,然后默默地放在了芥川衣柜的最低层一样。

红叶理理头发,随意批了件衣服起身,走入客厅,中也和酒都不见了。

客厅很干净。

干净得让她有种还活着的虚幻感。

她突然想哭。

聪敏如红叶,但她不知道。

中也害怕仲夏的凉风吹伤入睡的她而为她盖上薄被,

害怕提及过去失败恋情而小心翼翼的温柔,

他临行工作前在她娇艳唇上停留的浅淡的吻。

红叶走到窗前,明明昨晚还要将死的花朵在光芒中开得艳丽。

细微的烟味随着五月的风如同他的温柔,

悄然穿过她的发间。

Fin.

“你去下海出drama了?和那个阴森森的芥川?”
没等霍桑的回答,米切尔重重地将圣经扣到了他的脸上。

Fin.


真的没有了,
谢谢观赏( ̄∇ ̄)

评论(3)

热度(57)